<track id="dacnd"></track>
        
        
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acnd"><dfn id="dacnd"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  1. <track id="dacnd"><div id="dacnd"><td id="dacnd"></td></div></track>
          1. <track id="dacnd"></track>
            <samp id="dacnd"><strong id="dacnd"></strong></samp>
            • 南方網

            • 南方日報

            • 南方都市報

            • 南方雜志

            廣州 深圳 珠海 汕頭 佛山 韶關 河源 梅州 惠州 汕尾 東莞 中山 江門 陽江 湛江 茂名 肇慶 清遠 潮州 揭陽 云浮

            《長津湖》值得被電影史記上一筆

            2021-10-05 07:34 來源:南方都市報 清晏

              《長津湖》無疑是最具野心的國產戰爭電影。

              成片3個小時,耗資高達13億元,拍攝180余天,主創團隊單是劇本就打磨了5年,拍攝團隊超過7000人,動用了7萬人次的群眾演員,參與其中的特效公司超過40家,總工作人員數量高達1.2萬人。

              但這不過是參與人數的表面現象,它更大的野心,還是在成片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戰爭電影,講述故事通常有兩種路子。

              一種是宏觀講述:從戰爭背景到雙方統帥,從人心向背到戰略戰術,從武器裝備到戰爭場面,它要做的,就是讓觀眾在全景式呈現里,記住歷史巨變的經典時刻。

              提及這種宏觀講述戰爭的電影,很多人可能會想到《最長的一天》《遙遠的橋》《細細的紅線》等國外經典。實際上在國產電影里,同樣也有這方面的經典存在,比如1991年到1992年推出的“《大決戰》三部曲”系列,也就是《大決戰之遼沈戰役》《大決戰之平津戰役》和《大決戰之淮海戰役》,就是國產電影在這方面的經典。

              宏觀戰爭電影的好處在于,它能帶領觀眾開啟上帝視角,關注到這場戰爭里,每一個影響至深的邊邊角角。但它也很危險,因為宏觀意味著事無巨細,意味著要均衡出現在鏡頭里的每一場戲、每一個人甚至是每一句臺詞。

              它是多焦點的,但凡稍有模糊,就有可能功虧一簣。

              相對來說,第二種講述戰爭的方式,更容易操作,也就是微觀講述。

              微觀戰爭電影,更側重于把具體戰爭當成故事背景,它的焦點是具體而微的個人,通過他的悲歡離合、生老病死,讓觀眾去領略戰爭的殘忍和暴虐——也是因為這個原因,觀眾更容易獲得情感共鳴,并對戰爭的正義性與合理性,抱持極大的反感和否認態度。

              提及這種微觀講述戰爭的電影,經典相對于宏觀戰爭電影數量更多,比如我們熟知的《拯救大兵瑞恩》《野戰排》《兵臨城下》《血戰鋼鋸嶺》《全金屬外殼》《父輩的旗幟》《硫磺島來信》以及《獵鹿人》《八佰》等,都是這方面的經典。

              國產戰爭電影,盡管也有不少從微觀視角展開的電影,但真正稱得上是經典之作的,當屬馮小剛的《集結號》:它就是在谷子地的遭遇里,直陳戰爭對小人物的侮辱與傷害。

              而對于《長津湖》來說,它的野心在于,既要有宏觀視角的講述,也要有微觀視角的代入——它既要告訴我們抗美援朝戰爭的必要性,也通過以戰止戰的、具體而微的戰士,痛陳和平的來之不易。

              這在電影里的表現就是:

              故事開場,電影就通過各種細節告訴準備投入戰斗的志愿軍戰士,同時也是在告訴70多年后的我們,抗美援朝何以勢在必行?為什么我們付出了如此大的犧牲和代價,也要去幫助只是跟我們地理接壤的朝鮮?以及,志愿軍戰士遠赴他國參戰,其強大的精神動力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不要以為這是單純的政治動員的結果。

              電影里有四處細節值得回味。

              第一處:吳京扮演的伍千里,第一次回家時,談到土地改革和房屋改建——這是士兵和國人,對新家的期許和承諾;

              第二處:張涵予扮演的宋時輪,在動員戰士投入戰斗時,高喊的口號是我們現在都很熟悉的八個字“抗美援朝、保家衛國”——這不僅是當時的國際局勢,更是剛成立的新中國,面對外敵鉗制甚至是入侵時的恐慌和抵抗,而在這個等待被保衛的序列里,“家”是排在“國”之前的;

              第三處:坐著火車前往朝鮮戰場的志愿軍戰士,路過長城——山河壯美,家園美好,都在這個鏡頭里得到體現。

              這三場戲是層層遞進的效果:吳京不僅是具體而微的戰士,更是千萬士兵中的一員,正是因為他們,才有了前赴后繼的志愿軍戰士,而他們每個人背后,都有一個完整的家要守護,而這正是國家得以組成的基因,所以就有了張涵予那句“抗美援朝、保家衛國”,也就有了成千上萬的志愿軍戰士,集體在火車上遠觀長城的鏡頭。

              在這里,長城成了一個精神符號和象征,喻指的就是家國情懷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不得不提第四個細節,也就是那句振聾發聵、讓現代人深思的臺詞:“這場仗如果我們不打,就是我們的下一代要打?!?/p>

              倘或說前三個細節是層層遞進,那這句臺詞就是它們何以能層層遞進的底層邏輯。

              它更是要警示現在的國人,以及所有的后世子孫:抗美援朝盡管犧牲慘烈,但它是值得的;當下的和平得來不易,所以我們更應該好好珍惜美好的幸福生活。

              畢竟,越是美好的東西,得來的過程越是艱辛。

              這就是為什么,電影要用三個小時持續不斷的戰爭高潮,給觀眾提供強烈的視聽刺激。

              它就是要開場就是高潮、全程都要飆車,油門踩到油箱里,甚至不在乎觀眾是不是受得了如此強烈的刺激,就義無反顧地一路向前。

              管你什么戰爭手段,管你什么美國大兵,哪怕我連過冬的物資都沒有,也要在橫沖直撞的勢不可擋里,給敵人致命一擊。

              但它也不是要一路剛硬到底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讓觀眾稱頌的吳京和易烊千璽的兄弟情義,個人最為感懷的細節,是胡軍扮演的雷公,在臨死前說的那句“別把我一個人留在這兒”——這是他個人的遺愿,更是那些犧牲在朝鮮戰場上千千萬萬志愿軍戰士的遺愿。

              唯有理解雷公的遺言,才能更好地理解,祖國把一批又一批志愿軍戰士的遺骸,接回家的深刻含義。

              這就是《長津湖》的野心之處:它既要在大的視角里,告訴我們抗美援朝的必要性,又要在胡軍、吳京、易烊千璽這樣的小角色里,告訴我們家國情懷的精神力量。

              這樣的戰爭電影,在電影史上,是值得被記上一筆的。

              文 | 清晏

            編輯:林濤
            回到首頁 南方網二維碼 回到頂部

            南方報業傳媒集團簡介- 網站簡介- 廣告服務- 招標投標- 物資采購- 聯系我們- 法律聲明- 友情鏈接

            本網站由南方新聞網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廣東南方網絡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負責制作維護

           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20-87373397 18122015029 18122015068

            ICP備案號:粵B-20050235

            2012在线看免费观看大全

                <track id="dacnd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<menuitem id="dacnd"><dfn id="dacnd"></dfn></menuitem>
    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dacnd"><div id="dacnd"><td id="dacnd"></td></div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<track id="dacnd"></trac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<samp id="dacnd"><strong id="dacnd"></strong></samp>